旅游到底需要的是什么

这里所说的黄山归来,不是指爬了黄山后归来,而是指从黄山市归来。因有任务,七月八号至十二号去了黄山。虽对黄山并不陌生,然而此次再去黄山,却有些异样的感觉。如果说第一次去黄山市,游历黄山市,给人以震撼的感觉,那么此次再去黄山,就有着诸多遗憾的感觉。
 
       我们是八号下午在马鞍山坐火车去的,四个多小时的时间,到了黄山。到后有车来接去一家酒店。在酒店办理入住手续时,却出现了很不和谐的一幕 。许多人为着住宿与宾馆发生不快,主要原因是因为收费不够合理,且不给人解释。虽然九点多钟就到了,但一直交涉到十二点,才各自做出一点让步方住下。次日,因是报到时间,我们是提前去的,去了就已办完。没事,故决定去西递宏村。准备再次领略一下徽商文化。此次跟我们去西递宏村的团队总共只有十几个人,其中还有两人是导游熟悉的。在车上,听完导游的西递宏村的简单介绍后,就听见导游与熟悉的人大谈挣钱之事,不是说这里的人发了,就是说那里的人买了好车,再就是说哪里的衣服好、名牌多,哪里的衣服贵。按旅游线路,我们先去宏村。车到宏村后,导游让我们跟当地导游,自己却不知道哪去了。宏村我是第二次去,第一次去时,才刚开发不久,有许多东西还基本是原貌。给人以淳朴、原始的感觉。此次再去,发现宏村有点气派了,村口场面宏大,气势不凡。一个大门楼将整个村庄包围起来,给人以大气的感觉。不过,跟着当地的地导,却没有了第一次深有震颤的感觉,地导走得很快,讲解也很快。我再去宏村,原本想再能获得一点东西,可惜导游讲得太快,且讲解没有文化范畴,只有景点解读。至于那些对联、儒商的底蕴根本没有。开始时,我还一直提醒导游,走慢些,讲细致些,然导游似乎没把我当成一回事,继续按她的一贯作风行事。后来看有些游者似乎没有兴趣,我也懒得提,跟着导游一路走完。而等到了西递后,一个团的人只有我和另外一个小姑娘跟着导游游西递。在这次近距离和地导的接触中,我略知其中一、二。我问现在导游为何不讲一些对联及儒商文化,导游告诉我,现在有许多人并不喜欢人家和他说对联和儒商文化的事,现在基本都是快餐文化,只有有些特别需要的人,导游才给他们说一些,然而,导游所说的也只是些皮毛,深层的东西说不了。因为徽商博大精深。听到这里,让我想起第一次去宏村、西递的情形,那时虽是第一次,但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恰恰是徽商文化,而今却很少有人细讲,也很少有人愿意听,心里不免有些苍凉。实际上,在我看来,一个地方要想吸引别人,除了当地的一些名胜之外,还应该有他自己独特的文化,文化与名胜合一,才有可能让人流连忘返。在我所游过的一些地方的印象中,既注重名胜,又注意文化的,且这文化是流入当地人的骨髓的,只有三个地方;一是徽州、二是晋中、三是桂林。上海气派、时尚、文明程度高,但不免匆匆了些。北京有文化背景,但似乎去少了些地气,这个文化很难让人共鸣。江浙一带,虽有诸多名胜,但商业味太浓了些。此三处,倒是接了地气,让人由衷地感觉到文化的魅力。有时我反而在思考,是不是一个地方越发达,其文化价值越显得淡漠?而一个地方越是落后,其对文化的需求也就越高,也越会相信知识改变一个人的命运?
 
     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我也一直在黄山的大街小巷行走 。我是一个喜欢探究的人,除家务之外,其他皆然。我希望在黄山能看到更多的东西。在屯溪老街,我发现小玩意店门庭若市,而象征着徽文化的代表纸墨笔砚,却很少有人光顾。有时想到,真有点可怕。现在就连我有点附庸风雅的人,也懒得买上一支毛笔,买上几本宣纸,回去写些毛笔字。我不知什么情况,让我变成这样,但现实就是这样。在打的去车站的路上,我看到出租车司机想要高价,我对他说,黄山我是常客,每个角落都熟悉。不能这样行事的。出租车司机看我熟悉黄山,没有乱来。但也说出实情,现在都是钱惹的祸。谁不想多挣些钱?今年黄山来人少了许多,他们挣钱也不容易。见此,我说;钱是好的,但也要看怎么挣?如果每次都想玩些小玩意挣些钱,时间久了,人家就不再相信你,会损害当地人的形象。只是不知,司机是否能够认同。
 
      我可能是个纯粹的精神者,有许多的想法不能切合实际。但我依然认为,要想一个地方的名胜能够吸引别人,还必须有当地的文化,当地的许多高素质的人才可以。否则,再好的名胜,也不会让人喜欢。也恰巧,就在那几日,看到北京的一些黑团利用各种手段强迫游客买东西的报道, 心里不免悲怆。旅游到底需要的是什么?钱乎?文化乎?心情乎?

甘肃简阳洗衣房设备机械制造有限公司

地址:甘肃沐阳县颜集8号8楼 电话:13851388888 邮箱:91888888@126.com

甘肃简阳洗衣房设备为广大用户设计并提供洗衣房设备方案,希望采购全自动洗脱机、酒店脱水机、酒店烫平机的洗衣房能够与简阳洗衣房设备直接联系。